大前研一

出自人物百科
跳轉到: 導覽搜尋
大前研一(Kenichi Ohmae)

日本戰略之父:大前研一(Kenichi Ohmae)

大前研一簡介

 大前研一,早稻田大學理工系畢業後,獲得東京工業大學碩士學位,麻省理工學院博士學位。曾任麥肯錫咨詢公司日本分社社長、公司董事、國際著名企業顧問。1994年7月離開麥肯錫,現任創業者商學院校長和一新塾校長,1996年起任加利福尼亞大學洛杉磯分校研究生院教授,斯坦福大學商學院客座教授。被英國《經濟學家》雜志評選為「全球五位管理大師」之一,「日本戰略之父」。

 雖然日本一百多年來西化得厲害,可我總認為深入骨髓的東方文化還沒有被完全同化。大前研一的張揚和口無遮攔,不僅讓中國人覺得奇怪和驚訝,其實就在日本甚或整個東方也都是絕無僅有!《金融時報》這樣描述大前研一:「坦率無忌型名人非常稀缺的國度里的一個名人。當絕大部分日本人還在小心翼翼不敢冒犯別人時,大前研一卻是生硬率直,有時還單刀直入般地粗魯……他還是日本僅有的一位極為成功的管理學宗師。」

 想要了解一個人行為、思維模式、甚至思想深度,最簡單易行的途徑是通過他經曆和著述。大前研一是名日本人,他先是美國化(他的美國同事稱他為凱恩),然後是全球化。大前極富天分。他的長笛演奏水平可以參加音樂會,他還是名核物理學家,著作等身的偉大作家,政治家,麥肯錫咨詢公司(Mckinsey & Company)長期的業務明星。當他在1995年離開麥肯錫咨詢公司前往競選東京市長時,麥肯錫咨詢公司的離別公告將大前研一稱為「一名偉大的咨詢員,一名使人中魔的演講者,一名多產到無法思議的作家,一名音樂家和一名摩托車手」。當然,最後一項的成就就不那麼明顯。

 素有「戰略先生」之稱的大前研一,對於企業經營管理及策略規畫有精辟而獨到見解,被英國《經濟學人》雜志評選為「全球五位管理大師」之一,是少數獲得國際肯定的東方管理大師。大前曾經准確的預測了前蘇聯的解體、日本經濟的泡沫化等等。

大前研一的著作

 除了著名的《戰略家的思想》、《沒有國界的世界》外,大前研一著作中有名氣的,最起碼在西方還有《日本商業:障礙和機會》(Japan Business:Obstacles and Opportunities),《三位一體的力量:環球競爭將要到來的形態》(Triad Power:The Coming Shape Of Global Competition),《超越國界》(Beyond National Borders),《民族國家的盡頭》(The End Of the Nation State),《看不見的新大陸》(The Invisible Continent——Four strategic imperatives of the new economy)等。

 他在《看不見的大陸》這本書里提出了一個觀點,現在出現了一個新大陸,這個新的大陸是大家看不見的,但是所有人都不能逃過它的影響,大家都能感覺到它的存在。《看不見的新大陸》概括了新經濟的四大互相影響的特征(有形、無國界、數字科技和高效益成本比),並提出了相應的應對戰略。「看不見」是因為這個新大陸並非一塊實質上存在的土地,而是存在於我們的集體意識。

 但是,這塊無形的新大陸對經濟、政治及社會的影響卻是實實在在可以感受得到的。盡管後來發生了互聯網泡沫的破碎,但大前研一後來在文章和講演中強調,「新經濟」已經大大改變了全球競爭規則,重申了與世界接軌的重要性。無論個人還是機構,都需要用新的眼光來看迅速變化的世界,並從中找到成功機會。

 大前研一的觀點尖銳而富有爭議,近幾年他潛心研究亞洲經濟,著書100多本,其中關於中國的三本著作都在海外經濟學界引起了強烈反響,成為全球研究亞洲經濟最有影響力的學者之一。

 在《China Impact》一書中,大前研一開篇寫道:「中國已經覺醒。」他相信包括東北、京津、山東、長三角、福建、珠三角在內的不同地區已形成六個不同的強大的經濟體,它們支持著中國經濟的發展,並將對世界產生重要的影響。未來10年,世界最重要的課題就是如何與一個強大的中國相處。他也不斷強調,中國的崛起對於世界,尤其是亞洲,首先是一個重大的機遇,而不是什麼威脅。

 大前研一在《中國,岀租中》認為這種「租位子經濟」,最能帶動中國的經濟快速成長,他把全中國比喻成一個超級大賣場,他歡迎所有的國際企業來租個攤位賣產品,而今全球沒有任何其它國家能比得上中國的超級吸引力。

 「受到經濟浪潮強力的推移,2005年兩岸和平統一!中華聯邦的新板塊,將結合中、台、港,甚至是新加坡,成為一股莫可抵擋的經濟旋風。」 這是大前研一在《中華聯邦》中的大膽預言。

 記得有人說過,販賣思想的人,不管是天真還是幼稚,是狂熱還是執著,都具有特別的氣質。在一個人聲鼎沸的現代社會,只有分貝遠遠高於眾人,你才能「引人注目」,你的觀念才有機會深入人心,不管是真理還是謬論,是被人贊賞還是唾棄。如果你沒有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執著與勇氣,你與理解的同情與共鳴之約也就只好永遠遙遙無期,思想家最痛苦的恐怕莫過於此。我想大前研一必是深諳其中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