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雷德·古德溫

出自人物百科
跳轉到: 導覽搜尋
弗雷德·古德溫(Fred Goodwin)
弗雷德·古德溫(Fred Goodwin)是蘇格蘭皇家銀行(RBS)有一位極富英雄主義色彩的CEO,素有「並購大師」之稱。

「並購大師」——弗雷德·古德溫

 這位曾獲得2002年度《福布斯》商界人物稱號的47歲英國銀行家在業內以強硬和精明聞名。在他的帶領下,RBS在短短幾年間,從一家275歲的老牌蘇格蘭地區性銀行成長為700億美元資產規模的全球第五大銀行。過去幾年全球銀行業利潤下降30%,蘇格蘭皇家銀行卻驚人地上漲27%。

 RBS和古德溫的傳奇是從兼並開始的。2003年古德溫就一舉吞下比自己規模大3倍以上的國民西敏銀行(National Westminster Bank),以342億美元的價格接手這間英國第4大商業銀行。從此,RBS的兼並就沒有停止過。現在更把這套「幾何級數」成長方程式搬到了中國,成為了中國銀行第一個戰略投資者。

 與古德溫的冒險精神和精明眼光同樣有名的是他對分析處理問題的執著。這正是《福布斯》評選他成為商業人物的重要理由。「弗雷德從不簡單地接受建議,當我們都有許多事情要處理的時候,很容易說我接受建議,就這樣做吧,但他總是不厭其煩,直到找到他自己認為是正確的解決辦法。」英國德勤會計行政總裁、古德溫RBS前上司John Connolly這麼評價他。他的這份鐵腕和執著使他能成功地管理兼並後的龐大機構。

入股中國銀行

 入股中國銀行的計劃在RBS內部遇到了巨大阻力。8月4日,RBS表示可能在亞洲進行投資時股價甚至大幅下跌。古德溫的強硬和執著仍讓計劃成為了現實,而且也重新獲得了市場的信心。宣布入股消息的當天,蘇格蘭皇家銀行的股價收盤價就反彈到了1634便士,較前一日上漲了1.68%。

 2005年8月18日,蘇格蘭皇家銀行集團宣布與中國銀行簽訂戰略性投資與合作協議。蘇格蘭皇家銀行牽頭的財團決定收購中國銀行10%的股權,此項收購耗資31億美元,是中國銀行業內最大的一筆國際投資。對於這家歐洲第二大銀行的首席執行官弗雷德·古德溫(Fred Goodwin)爵士來說,這可能是他即將到來的47歲生日最好的禮物,同時這項收購也代表了一個新的挑戰。

討厭閑聊的兼並大師

 6年前,弗雷德將總部設在愛丁堡的蘇格蘭皇家銀行由一家排名進不了前300名的銀行轉變成了世界第6大銀行,他也因此贏得了令人折服的聲譽。5年前,蘇格蘭皇家銀行用220億英鎊收購了總部設在倫敦的競爭對手國民西敏銀行,一躍而成了世界主要的大銀行。當時被收購者的規模相當於蘇格蘭皇家銀行的3倍。在3年的整合過程中,蘇格蘭皇家銀行削減了18000個工作崗位,累計增收達到55億英鎊。《福布斯》雜志為此將弗雷德選為企業界2002年度人物,稱其為「最亮麗的戰略性接管」。

 其實,這個人們眼中的兼並大師幼年經曆十分普通。1958年,弗雷德出生在英國一個叫做佩斯利的小城里,這座小城距離格拉斯哥幾英里,曾經因紡織業而聞名。弗雷德是個工程師的兒子,家庭雖然不夠富足但卻也並不貧困。中學時他就讀於佩斯利文法學校,這是一個免收學費的公立學校,教學成績方面享有盛名。

 中學畢業後,弗雷德來到附近的格拉斯哥大學攻讀法律,畢業後他成為一家名叫Touche Ross的會計事務所的會計師,29歲時便成為這家事務所的合夥人。此後,他還當過國際信貸商業銀行(BCCI)的首席清算官,不過在這里他的運氣可不怎麼好。BCCI是家中東人擁有的銀行,並在10多年前倒閉,倒閉前欠有約130億美元的債務。

 1995年,澳洲銀行聘用弗雷德為其在蘇格蘭的子公司克萊德斯戴爾銀行的副首席執行官。一年後弗雷德升為首席執行官,並在此後領導管理了澳洲銀行在英格蘭的子公司約克郡銀行。在克萊德斯戴爾銀行工作期間,弗雷德就以善於削減成本著稱。從1998年起,弗雷德開始擔任蘇格蘭皇家銀行副首席執行官,並於2000年晉升為首席執行官

 在很多人眼里,弗雷德是個彬彬有禮、說話聲音溫和的人,但是他卻極度討厭閑聊。在蘇格蘭皇家銀行內部,他給人們的印象是有著堅定的信念但是辦事卻有些急躁,他的下屬們對他既尊重又有些畏懼。事實上,在擔任克萊德斯戴爾銀行的首席執行官時,年輕的弗雷德曾經說過他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說風涼話者、旁觀者和無用之人」。許多年過去了,他的管理思想似乎沒有發生任何變化。

 雖然弗雷德不願意和記者聊天,也不願意將不必要的時間花費在會議上,但他卻有嫻熟的政治運作能力。2004年他由於在銀行業的服務而被封為爵士。他還是政府檢查信貸聯盟運作和減少年輕失業人口「新政」計劃的特別工作組主席。他也在一個由查爾斯王子建立的信托基金擔任負責人,該基金幫助處於劣勢的年輕人創業。 面臨新的考驗

 事實上,對於蘇格蘭皇家銀行斥巨資收購中國銀行10%股份的計劃,各方意見存在分歧。弗雷德的支持者們把這項舉措視為一個大膽的行動,它將使蘇格蘭皇家銀行成為中國銀行的首選外資合作方,給還沒有在中國開辦實際業務的蘇格蘭皇家銀行在中國這個巨大市場提供一個立足點。在此之前,雖然蘇格蘭皇家銀行按市值計算是全球第6大銀行,但其亞洲業務目前占利潤的比例不到1%。而中國銀行在國內擁有1.16萬個分支機構,加上它的品牌,的確是一條進入中國市場的獨特途徑。由於中國對外資銀行開設分支機構有著嚴格限制,並且中國的信用卡、消費信貸和資產管理等業務仍處在繈褓期,因此在中國銀行持股將為蘇格蘭皇家銀行提供一個寶貴的平台。

 但從另外一個方面來看,對弗雷德持懷疑態度的人士把這項投資視為一次代價高昂的賭博。他們也有自己的理由:此項收購令蘇格蘭皇家銀行暴露在中國銀行體系的風險之下,蘇格蘭皇家銀行有可能缺乏對中行的管理控制,同時中行卻有可能要求蘇格蘭皇家銀行注入更多資金以維持其股份比例。

 此外,中國銀行的業務規模也是令人擔心的一個根源。懷疑者們認為,中國銀行是個體形笨重的巨人,每個分支機構幾乎都是作為一個獨立實體來運作的。銀行的中央管理層無力也無法控制在外的分支機構,近年來大案要案層出不窮。此外中行還得對付數十年向陷入困境的國有企業放貸遺留下來的問題,而這一做法導致了堆積如山的壞賬。

 投資者們也有自己的擔心,他們害怕蘇格蘭皇家銀行的投資可能會變成一個看不到回報的承諾,將消耗掉該銀行每年的大部分結餘現金。蘇格蘭皇家銀行目前預計,在可預見的將來,每年將產生10億英鎊(合17億美元)現金。自從4月份有關投資談判的消息傳出後,蘇格蘭皇家銀行的股票已比富時英國銀行類股指數落後了3%左右。唯一能讓股東們感到少許安慰的是,蘇格蘭皇家銀行已經告知他們將不會再對初始投資追加新的資本。

 至於作為蘇格蘭皇家銀行投資的一部分,投資中國銀行將獲得怎樣的好處,這一點尚不明朗。今年4月,蘇格蘭皇家銀行董事長喬治•麥休森爵士曾表示,可能有興趣成立信用卡、貿易融資和保險等領域的合資企業。

滿懷自信的首席執行官

 質疑者和投資者們提出的種種疑問似乎表明,考驗這個兼並大師智慧的時候已經到了。在弗雷德看來,他似乎對投資中國銀行的前景並不擔憂,而是表現出了充分的自信,並為今後制定了充分並完善的計劃。

 弗雷德並不是不關心投資者的質疑。如果在建立全球性銀行方面的注意力超過了為股東賺錢,那麼蘇格蘭皇家銀行便不會受到投資者欣賞。有投資者認為弗雷德更關心的是不斷擴張公司的規模而不是不斷提升公司的價值,弗雷德立刻作出了回應,他明確表示蘇格蘭皇家銀行沒有對初始投資追加新的資本的計劃。此外弗雷德還贏得了中行方面的保證,內容是蘇格蘭皇家銀行對中行的巨額投資不會受到中行財務狀況突然惡化的影響。

 當然,對於弗雷德來說,他更關心的是蘇格蘭皇家銀行能從這筆收購中獲得些什麼。好處當然不可能完全從蘇格蘭皇家銀行向中行單向流動,就像弗雷德所指出的那樣:「雖然我們對於向中國銀行進行技術轉移討論很多,但是並沒有忽視來自中國銀行關於怎樣在中國開展業務的知識轉移。」

 弗雷德希望馬上啟動的是信用卡和財富管理的合資業務。他認為很大數量的高收入中國人口急需投資產品,而中國恰恰在這方面有所欠缺,因此他可能將首先開展財富管理方面的合資業務。弗雷德表示,銀行間可以采取並開展各種不同的合作方式,公司融資業務可能是首選之一。但從監管角度來看,合資在中國尚不可行。弗雷德表示,即使這條路被監管當局封堵,也不能夠阻止他的亞洲發展計劃。「即使我們不能進行合資,我們仍然可以找到其他一起開展業務的合作方式,並收獲由此帶來的經濟利益」,弗雷德滿懷自信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