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里·芬克

出自人物百科
跳轉到: 導覽搜尋
拉里·芬克(Larry Fink)
拉里·芬克(Larry Fink)——黑石集團 (BlackRock)的創建者及首席執行官

合並美林證券

 華爾街期待已久的大場面終於完美無缺地呈現在我們面前:2006年2月15日,名聲赫赫的美林證券(Merrill Lynch &Co.Inc.,MER.A)與黑石公司(Black Rock)公布了市場期待已久的協議:美林證券的投資管理業務與黑石公司(BlackRock)進行合並。這個規模巨大的兼並案所創建的新公司旗下資產將接近萬億美元。

 市場的反應同樣強烈。在消息宣布的當天,美林證券股價上漲10美分,上升了1.1%;PNC公司,合並前擁有黑石70%股份的大股東,股價上漲1.7美元,漲幅2.6%;而黑石作為這場交易最大的收益者,股價則飆升10.7%,達到14.13美元。

 所有的這一切想必都在黑石公司的創建者及首席執行官拉里·芬克(Larry Fink)的帷幄運籌之中。事實上,黑石在這場交易中的收益還遠不止於此。作為這場交易的總策劃,拉里·芬克實施了一個近乎完美的「一石三鳥」計劃。通過這次合並,一方面削減了PNC公司對黑石公司的控制權,使其股份由原來的 70%下降到35%;同時,美林證券雖向新公司投入了60%的資產,但卻只得到了49.8%的股份。此外,新公司將在黑石的名下運行並接受董事會的監管,而其董事會的主要成員都將是獨立董事。拉里·芬克將擔任新公司的執行長兼董事長,美林證券投資管理部門的執行長羅伯特·多爾(Robert Doll)則出任副董事長。

「璞玉」成才

 一家萬億美元的新金融巨頭的董事長——拉里·芬克真值得為他的超人智慧慶賀一番。而又有誰會想到,這個撼動整個華爾街的計劃卻是拉里開車離開曼哈頓前往新澤西的路上突發奇想得到的。而之後的僅僅五個星期,這個想法就成為現實。一個天才的意念,總是能使巨大的財富接踵而至。

 說起黑石,即便你登陸到公司網站,那寥寥數頁的介紹,也實在很難令人感受到這是一家通過債券、股票、組合投資以及房地產投資形式,在全球管理著 4527億美元資產的美國最大的資產管理公司之一。而另外,該公司還提供風險管理服務和財務顧問服務,可謂是華爾街上頗能夠呼風喚雨的一家巨無霸機構。

 自1999年黑石實現IPO以來,其股價上漲了10倍。根據彭博統計數據,黑石公司的股票年收益率竟高達45.3%。在黑石公司上市12年後,《財富》雜志終於給予其罕見的高度評價:「它恐怕是華爾街過去10年中最大的成功」。芬克輝煌的業績使他一度成為摩根士丹利前任首席執行官裴熙亮 (Philip J. Purcell)的可能繼任者,而事實上約翰·麥克(John Mack)回歸大摩擔任CEO,背後也是芬克在不倦地穿針引線。周旋於大摩、美林這樣的超重量級選手之中的黑石,猶如前拳王泰森等的經紀人唐金一般遊刃有餘,買進拋出,賺取著巨大的收益。

 可是在芬克年幼的時候,父母對他的期望值其實並不高,父母親總認為他沒有哥哥斯蒂夫·芬克聰明。很小時,芬克就在其父親的鞋廠里做幫工。在取得加利福尼亞大學MBA學位之前,芬克的夢想一直都是從事房地產金融。一位教授無意間的推薦,使他順利進入了當時的地區投行第一波士頓(First Boston)。

 第一波士頓逐漸識出了芬克這塊「璞玉」,並很快就讓他挑重擔並屢屢晉升。之後他又被調到了固定收益證券部門,負責當時還很新興的分期貸款抵押債券 (MBS)。短短的四年時間里,芬克把這個產品變成了第一波士頓的拳頭產品,並帶來了每年100萬美元的收益,在當時這無疑是一個天文數字了。1985 年,拉里再接再厲共贏利230萬美元,1986年第一季度就贏利130萬美元。一時間,拉里成了第一波士頓的超級賺錢機器,並由此成為第一波士頓曆史上最年輕的合夥人,當時他只有28歲。

 正在他春風得意之時,命運女神跟他開了個不大不小的玩笑,美國利率的突然走低,使得芬克付出了慘痛的代價。1986年第二季度芬克的投資倉位就損失了100萬美元,懊悔的他痛苦地說道:「我們太冒險了,我恐怕該被炒魷魚。」

 資本市場上的小金童突然間失去了頭上的耀眼光環,而第一波士頓此後對他過於苛刻的指責也使拉里痛心疾首,「我此前從來沒有想過要離開第一波士頓,但我不會原諒他們突然間對我的全盤否定,並忘記了我曾為他們帶來了多少收益。」

拉里·芬克的賺錢之道

 現在看來,也許沒有當初的憤然離開,就沒有今日掌管萬億資產的黑石公司。這次失敗也讓芬克深刻地意識到嚴格的管理和規避風險在投資中至高無上的地位,而這種理念所打下的深深烙印,也確確實實成為拉里日後經營管理中的主要指導理念的源泉。

 在芬克的黑石公司里,每一位客戶都可以自由選擇適合自己風險的承受程度的服務,黑石對客戶這筆資金所做的任何投資都不會超過這個風險度,並讓顧客獲得與風險相對應的收益額度。芬克同時設立了一個小組專門負責認真地檢查每位客戶的資產組合,即便是一個百萬美元的小錯,也絕不會放過。他對風險嚴格控制的謹慎姿態使黑石在投資中罕有大的失誤,所有承擔著不同風險偏好的客戶都對此贊口不絕。

 如此卓越的業績使人不得不好奇他成功的其他秘訣,但芬克卻對此反應平淡:「其中最大的秘訣在於我們的開放的企業文化、細膩的工作程序和嚴格的風險管理機制。我們有一套完整的、嚴格的做事准則。我們最重要的事就是決不偏離這套准則。債券投資的成功同樣可以複制到股票、零售等其他領域。其實不論是投資什麼產品,其管理方式的大框架是一致的。成功的關鍵就是保持這種一致性而不要受到誘惑,關注業績,嚴格控制疏漏。這方面高盛首席營運官Lloyd Blankfein 才是最好的例子。他最早只負責大宗商品的交易,但由於他一貫堅持這樣做,現在他負責整個高盛的所有業務。」

 其實,想要在債券市場中賺錢,一般只有兩種途徑,一是靠揣測利率的走向,而不可避免,這種與不確定性博弈的做法將使公司成為最終的失敗者。另一種就是深挖市場相關聯的每個細節並進行嚴密的邏輯推理。黑石要做的就是避免做第一種投資者,且要超越第二種投資行為,這就不得不借助計算機的偉大力量。而今天,在芬克大手筆研發投入支持下,黑石的投資分析軟件已經遠遠勝於市場幾乎所有其他的競爭對手

 在投資於股票、債券等高等金融產品的同時,芬克也在不斷實施著他的實業購並方案。去年6月,黑石以32.4億美元的價格收購美國著名的高檔酒店運營商溫帝漢姆酒店集團(Wyndham)。溫帝漢姆在美國是與萬豪國際、里茨卡爾頓等齊名的酒店品牌,在全球10個國家擁有150家左右的酒店,其中142家以公司名字命名。僅去年黑石就斥資51億美元收購了另外3家連鎖酒店。目前,黑石集團旗下的房地產部設立了總值超過60億美元的5個基金,專門用來長期投資酒店業務和其他商業地產項目。分析家表示,芬克拿下溫帝漢姆後,完全有可能將其全部或部分分拆,再轉售給若幹買家。在將中檔酒店出售給凱悅的案例中,芬克就采用過這樣的方法,這是他的拿手好戲。

摩根士丹利的噩夢

 現年53歲的拉里·芬克確實堪稱是華爾街曆史上最大的發現,無論是他的投資天賦、領導才能還是社交本領。華爾街的同行認為他擁有最敏銳的頭腦。美林公司首席執行官如此描述他:「他的眼睛中閃現著靈光,思維敏捷,富有天賦。雖然這種天賦不同於鋼琴家馬友友,但他能洞悉任何資本市場上的奇異現象。」

 在市場人士看來,合並對於美林來說最大的收獲則在於阻止了黑石美林最大的競爭對手摩根士丹利的牽手。而追根溯源,當初黑石與摩根士丹利之間的合作之所以失敗,就是因為黑石的要價太高。美林的高管層現在應該祈禱上蒼保佑:他們終於可以睡個安穩覺了。黑石的分量太重了,在加上它之後勝利的天平無疑正在朝美林傾斜。

 這家新公司在美國本土提供服務時將以黑石的名稱出現,而在海外市場將使用美林品牌。2005年美林證券資產管理部門的盈利為4.1億美元。黑石的贏利則為2.34億美元。不過,分析師仍對此次交易的定價和交易結構存在疑慮。美林證券的資產分公司贏利水平較黑石更加理想,但交易價格卻是相同的。兩家公司合並後還將產生管理層的重疊問題。普天壽證券集團(Prudential Equity Group)的分析師麥克·麥約(Michael Mayo)表示:「狹小的廚房中似乎擠進了太多的廚師。」

 芬克可不這麼認為,他正在期待著下一頓最豐盛的大餐。在被問到黑石自己發展得那麼好,為什麼還想要與美林合並時,他回答道:「我期待擴展我們在股票領域的版圖,完美應該變得更加國際化。就像玩跳背遊戲一樣,我們現在確實花了很大的代價,但是過了六七年之後,我們的收益就將成倍猛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