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科特·麥克尼里

出自人物百科
跳轉到: 導覽搜尋
斯科特·麥克尼里(Scott G·Mcnealy)

斯科特·麥克尼里(Scott G·Mcnealy):Sun公司的共同創始人之一,Sun公司董事會主席

斯科特·麥克尼里簡介

 麥克尼里生於1954年11月13日,他父親 1962年擔任美國汽車公司(AMC)的副主席。他在底特律的市郊長大,有三個姐妹。從小耳濡目染學會了很多管理決策方面的知識。麥克尼里童年時常聽父親與其好友在高爾夫球場上談論生意。實際上在麥克尼里家里,很多個晚上,年輕的麥克尼里都在與父親共商挽救當時身陷危機的美國汽車公司的大計。他學到的最重要的一課就是占有市場份額的重要性。

 現年52歲的斯科特·麥克尼里是1982年共同創立的Sun公司董事會主席,並擔任Sun聯邦公司主席。自1984年至2006年,McNealy執掌Sun公司CEO帥印及Sun公司董事會主席,並帶領Sun走上持續創新的開放網絡計算之路。

 在擔任CEO的22年時間里,麥克尼里率領Sun從矽穀新建公司成長為全球領先的網絡計算基礎設備供應商,在世界範圍內擁有37,900名雇員,成為成功企業的典範。麥克尼里於1986年將Sun公司上市,使其成為最耀眼的技術型公司之一。

 麥克尼里監督公司世界級產品的部署。迄今為止,Java應用於超過35億台設備;Sun Solaris成為市場上僅存的三大操作系統之一;領先的Niagara芯片技術具有高性能,低能耗,持久性等特點;SPARC作為世界上最先進的多核系統,其市場份額不斷增長。 鑒於網絡對於安全和隱私的影響,麥克尼里為Sun的所有產品確立了高安全性能。

 在快速發展而又難以預料的IT行業中,麥克尼里以其獨到的戰略眼光和敏銳的商業洞察力成為業界最具影響力、最經常被提及的領導者之一。其領導力和決策力使Sun的發展領先於其它同輩公司,並當其它公司倒閉時仍可保持增長;同時,無論在繁榮或衰退的經濟環境中Sun都可以充分利用市場機會,成為世界上最成功的技術型公司之一。

 麥克尼里憑借對網絡計算的洞察力經常預測行業的發展進程,引導技術創新的方向和步伐。10多年來,McNealy 一直在推進Sun的理念——「網絡就是計算機」,這個公司關於無限連通世界觀念的精辟表述,正引領著參與時代。

 麥克尼里從不躲避行業內的各種爭論,他面對挑戰時的堅韌與積極主動使他贏得了更多尊敬與欽佩。他曾於1999年預測「軟件將成為免費的」,而市場正朝此方向發展著。他還曾預測了服務供應商的發展,預測到新興商業模式建立在免費軟件的基礎上,宣傳瘦客戶端架構和預測網格計算。另外,即使在不景氣的經濟環境下,麥克尼里仍然堅守創新與研發的信念,使Sun順利渡過dot.com泡沫破滅時期的風暴,並很好地定位於當今的市場競爭環境。

 作為Sun公司24年來堅持的共享戰略的倡導者,麥克尼里一直為開放與選擇鬥爭,「沒有選擇就沒有創新,而沒有創新,你將一無所有。」

 麥克尼里現在作為董事會主席和Sun聯邦公司主席,仍然繼續憑借其出色的領導力和卓越遠見為Sun工作。他是開放和競爭經濟的堅定倡導者。此外,他還進一步奉獻於教育,為一家專注於全球知識服務的機構「全球教育與學習社團(GELC)」工作。

 麥克尼里1976年畢業於哈佛大學,獲經濟學學士學位,並於1980年獲得斯坦福大學MBA學位。他是一位曲棍球愛好者,還是一位技能級達一位數的優秀高爾夫球手。他已婚並有4個兒子。

麥克尼里主要業績

  • 1988年率領Sun取得年銷售量10億美元佳績。
  • 1992年Sun公司年銷售量突破30億美元。
  • 從90年代開始,麥克尼里帶領Sun躲過微軟數次追殺與圍剿,終於在1995年成功推出Java電腦語言,1996年,Sun服務器市場分額已居全球第三位。

麥克尼里的管理精粹

  • 媒體評論麥克尼里的管理才能時說:「他能輕而易舉把一家公司從陰溝里抱出來,重返賽道。」
  • 麥克尼里認為,商業的核心在於創造商品——「你所需要做的就是去制造廣告用的東西,除此之外其他任何東西都不能創造真正的價值。」
  • 「斯科特·麥克尼里是這個時代最熱切的網絡技術開發者和執行人。」

 --- 商業周刊

別具一格的愚人節

 Sun公司成功的最大秘密是公司為員工創造了一種自由、寬松的環境,使員工覺得公司就是家。他說:"員工來到這里工作是因為他們熱愛公司,同時也認為公司是個快樂的地方。我們盡量維護公司內部的文化氛圍及員工的生 活方式,因為只有這樣才能留住優秀人才,才能使優秀人才做出偉大的創造。"每年4月,Sun公司舉辦的愚人節狂歡幾乎已成為業內的傳奇故事。麥克尼里的辦公室經常成為員工布設騙局的靶子。麥克尼里常常在員工的火槍大戰中充當將軍,會議發言中也不時能體現出他的幽默感。作為Sun的領導人,他從不搞特殊化, 即使是在Sun成為家喻戶曉的公司後,他還是開著他的那輛老爺車。他曾經說:"在服裝發明中,領帶是最沒有用的。"作為總裁,麥克尼里享受的唯一優待是在他的家里設置了Email的地址和安裝了傳真機。他最樂於接受挑戰,而且他希望對手做得更好,因為對手做得好時,正是激勵他奮進之日。他的言行也感染著Sun的每一 個員工。Dell公司財務副總經理J.Meredith評價他說:"他的幽默和鼓動性實在令人欽佩,這也正是現代工業領袖和CIO所應具備的。"

當了十多年的"臨時CEO"

 1984 年Sun公司一邊尋找一位永久性的人選,一邊先讓麥克尼里暫時擔任CEO和主席,但麥克尼里一坐上這個"駕駛席",就再也沒有下來。因為在他指揮下,公司業務蒸蒸日上。12年後麥克尼里開玩笑說:"我猜我們還在繼續尋找人選"。 這12年中,Sun的收入從800萬美元升至3.56億美元。目前約有35%的萬維網服務器都是Sun制造的。1995年,Sun的機器還幫助制作了迪斯尼動畫片《玩具總動員》。

 雖然麥克尼里曾經發誓自己絕不會步父親的後塵成為一位工作狂。但目前,每周80小時的工作時間已 經成為他的標准程序。

 "幾乎所有的技術都是由那些智慧非凡且富有遠見的人發明創造的。而我自己並不是一位戰略家。人們總是過份估計了CEO在公司中的作用,但同時,人們又總是低估這份工作有多麼艱苦。當然,這是一份很帶勁的工作。"

 在計算機軟硬件市場,微軟很像一個巨大的彩飾陶罐,幾乎所有的公司都想將棍棒擊打過去,將它打破,乘機撿到最有價值的一塊,但是大多數公司最多只能有幸地在上面留下一點點痕跡而已。而Sun則不同,它擁有一根最大的技術大棒:Java。

 面對這個互聯網程序語言中的"超級明星",微軟的策略很明智:"如果你不能戰勝他們,那就幹脆加入他們的隊伍。"1995年12月,微軟終於跟Sun簽署了許可協議。但麥克尼 里明白,微軟內名為"黑鳥"的競爭語言即將殺出。

 "微軟想放飛他們的'黑鳥',構建他們自己的在線交易系統,重新取得全球統治地位。"麥克尼里對《財富》 雜志說,"我們大家都心知肚明。但許多人都認為他們暫時還無法 做到。"

 麥克尼里有一個設想:人們能夠購買 500美元以下的經過優化的個人計算機,將它作為一個入口,進入 一個巨大的數據庫:互聯網。在Sun,這個設想孵化出一句口號:網絡就是計算機。

比爾·蓋茨的同學、同行和對手

 在麥克尼里看來,商業的核心,不在華爾街的股票、智囊團的方案和律師的訴訟狀,而在於制造商品。你所要做的就是去制造有用的東西,除此之外其他任何東西都不能創造真正的價值。

 麥克尼里做生意就像他打冰球一樣,雖然他的速度不快,但通常能得到邊路妙傳,並且能機智地騙過對手的防守,在夾縫中把球打入對方的球門。每次比賽後他身上的冰清總是比別人多。

 正是麥克尼里把WWW(全球信息網)從比爾·蓋茨的「魔鬼帝國」中拯救出來。

 如果說比爾·蓋茨是這個時代的神話,那麼挑戰並撕開這個神話面紗的人物就非斯科特·麥克尼里莫屬。他的經曆聽起來確有幾分像是漫畫書中的故事。他成了比 爾·蓋茨稱霸網絡世界的攔路虎,他身後矗立著一座年盈利86億美元,制造服務器和軟件的堅固城池——Sun Systems(太陽微系統公司)。作為Sun公司的執行總裁,生性好鬥的斯科特·麥克尼里(Scott G·Menealy)絕不會輕易向微軟俯首稱臣。但這位電腦業巨頭的日子並不好過,因為他面對的是世界上最富有而且將會更富有的比爾·蓋茨。

 麥克尼里裝備有當今電腦領域最先進的武器——Java互聯網語言。在他身後站著一大排電腦和軟件業的重量級選手:IBMOracle(甲骨文)、Netscape網景)和Apple(蘋果)。這些人多少和他一樣都對魔鬼帝國抱有幾分怨恨和恐懼。他們計劃用Java這顆網絡世界的重磅魚雷去擊沉微軟的旗艦——Windows操作系統,否則至少也要挫挫它的銳氣。這種一夜之間風靡世界的數字化語言,以其特有的混血兒身份將各種語言的優勢集於一身。它可以使所有電腦設備,而不僅是傳統的Wintel PC,通過網絡分享程序軟件和信息資源。

 與打擊微軟的所有對手相比,麥克尼里對微軟的抨擊顯得尤為尖刻。他把微軟比作「比爾·蓋茨式的中央計劃經濟」。在一次公開場合,他又冷嘲熱諷地把比爾·蓋茨和微軟的高級副總裁史蒂夫·帕默爾並稱為:「帕默爾和煙屁股。」

 除了炒賣Java,挖苦比爾·蓋茨外,麥克尼里在電腦業的成就也讓他聲名遠播。在他的統率下,Sun公司異軍突起,勢不可擋。當Sun公司為網絡研制的 超強高端電腦(high-end Comput er)——Unix服務器沖上產業浪潮的巔峰時,用微軟Windows NT裝配的Intel PC服務器才剛剛起步。麥克尼里在Sun公司只作了兩年的執行總裁,但他已經讓這頭年僅15歲的業界雄獅變得無比強壯,以至於它可以同IBM惠普DEC這些老牌勁旅們分庭抗禮。盡管有人認為麥克尼里與微軟作對無異於以卵擊石,但這位勇敢的Java鬥士依然在魔鬼帝國的死亡恐怖籠罩下悄然前行。

 作為一個複雜、精明、野心勃勃的三重個性人物,麥克尼里的複仇女神真能助他成為一名電腦業的領袖,打破Wintel的桎梏?

樸素實際的人生哲學

 麥克尼里的成功之道正在於他樸素實際的人生哲學。在重工業區長大的麥克尼里從小就對工廠和機器有著特別的感情。在他眼中,產品出廠就同嬰兒誕生般讓人欣喜。Sun公司創建者之一,現Novell的執行總裁埃瑞克·施密特說:「斯科特並不十分聰明,不過他是個好司機,他知道有時盡職地開好車比一開始選定好 路線更重要,這多半是緣於他過去在制造業的經曆,我發覺自己有時也會沿用他的那些作法。」

 麥克尼里從小對機械制造就懷有濃厚的興趣,他的父親是American moters的一名卓有成就的部門經理。在上小學的時候,小斯科特就常在夜里翻開他父親的公文包,滿懷好奇地瀏覽每份 文件,試圖弄清他父親在幹什麼。一到周末,他就鬧著要父親帶他到工廠去。當父親忙於批閱文件時,他就會獨自在工廠的機器叢林中探險。

 同比爾·蓋茨一樣,父親出錢讓麥克尼里接受了最好的教育。不久麥克尼里的父親被調到底特律American moters公司總部出任高級經理,全家也搬到了密歇根州的布龍菲爾德山,過起了悠閑的田園生活。斯科特進入了一所叫Cran Brook的上層社會學校。在那兒,斯科特癡迷於各種體育運動。他的學業成績僅維持在B以上(在學校聯賽中,他同時為兩個二流俱樂部隊打冰球)。直到第三年在申請大學的能力測試中他的數學取得優異成績,他才相信自己似乎也有學習的潛能,之後他的成績一路扶搖直上,最終他被獲准進入哈佛大學就讀。那曾是他父親的母校。

 起初,麥克尼里一心想成為一名醫生。1972年他到哈佛後就申請選修了醫學預科課程。但他的經濟學老師比爾·拉迪切爾沒費多少功夫就讓他改行學了經濟。(麥克尼里和蓋茨此時都在哈佛, 但兩人都認為彼此在校園里未曾謀面。蓋茨在1975年也就是進校一年後就中途輟學,為此,麥克尼里得意地說:「至少我還是畢了業。」)畢業時,麥克尼里撰寫了一篇論文,抨擊美國政府50年代幹預工業制造。文中充滿了無政府主義的論調。不過,他的研究多半是蜻蜓點水般一帶而過,並無深度。麥克尼里喜歡說自己主修的專業是啤酒和高爾夫球。他曾率領哈佛高爾夫校隊參加1976年的NCAA聯賽,可惜與冠軍失之交臂。

 畢業後,麥克尼里開始到工廠尋求發展。他在伊利諾斯州中部的羅克韋爾國際公司找到了份基層的管理工作。這家公司生產半鉤掛式拖拉機的車體。他度過了兩年旋風式的管理生涯,其間他把全部由臨時雇員組成的生產流水線管理得井井有條。又為汽車商家排憂解難,並且為推銷產品跑遍了伊利諾斯州城鎮的大街小巷。在空閑時,他自己設計了一 種可塑的摩托車坐墊。這一種產品使羅克韋爾國際公司屬下的一座即將倒閉的工廠重新變得生機盎然。

 麥克尼里曾向斯坦福大學的商業學院提出過兩次入學申請。但都因他在哈佛的學業平平而未獲批准。當他第三次提出申請後,他傑出的工作表現終於幫他叩開了斯坦福的大門。1978年進校後, 他發現同年級中對制造感興趣的學生屈指可數,而他就是其中之一。那時,電腦產業革命的序曲正悄然奏響,他的同學們都在為趕上數字化時代的浪潮厲兵秣馬,養精蓄銳,而麥克尼里卻一心夢想重返他的工廠樂園。1980年畢業後,他與FMCCorp.簽訂了工作協議後被派往矽穀的一家美軍戰車工廠。

 或許你會說是上帝把斯科特·麥克尼里投入了矽穀這個電腦革命的搖籃。對他來說,真正的造物主不是上帝而是高爾夫球和一個女孩。在矽穀的綠色草坪上他可以 一年四季揮杆徜徉,FMC的一名漂亮秘書又讓他對未來充滿了美好的幻想,為此麥克尼里毫不猶豫地到這家武器戰車工廠報了到。

 那時Apple和其他電腦業的先驅已開始用他們的機器震撼美國的企業界。麥克尼里的個人指導拉迪切爾也移居到加利福尼亞開辦了一家叫Oynx的電腦公司。 1981年Oynx因質量問題停產整修,急需一名制造業經理。拉迪切爾想到了麥克尼里。麥克尼里說:「那時我甚至連磁盤驅動器是什麼樣都不知道,但我看得出制造電腦的過程並不像人們想象中那麼複雜。」

 麥克尼里連去Oynx的路都還沒找到,就接到了同學維洛得·科斯拉的電話。科斯拉和其他一些斯坦福的朋友正准備籌建一家電腦公司。為尋求資助,科斯拉請麥克尼里幫他們與Onyx的執行總裁取得聯系。他們計劃承接由電子工程專家安迪 ·貝克托什建立的斯坦福電腦網絡工作站,把它投入商品化運行。他們把自己的公司稱為Sun(Stanford University Network斯坦福大學網絡工作站)。這一名字很富創意。不到一個月,Sun微系統公司就呱呱落地了。

 麥克尼里一開始擔任的是Sun的副總裁, 主管生產制造。那時他還無法勝任執行總裁一職。電腦對他來說並不是專長,他參加了基礎電子學的夜間課程班以便在業務上能與其他合夥人溝通。不久科斯拉退出 Sun公司,當了一名風險資本家。麥克尼里是幾名合夥人中經驗最豐富的管理者,但董事會仍不願讓他當家,直到他們找遍公司上下沒有更合適的人選,麥克尼里才被提升為Sun公司的執行總裁。

 把麥克尼里提名為執行總裁也許是Sun公司董事會最明智的決定。同其他電腦業先驅一樣, Sun公司也差點被勝利的喜悅斷送了前途。1986年Sun公司開始脫穎而出,擁有了廣大的市場。到1988年,Sun公司的年銷售量已達10億美元。但 盲目的擴大生產卻使得Sun公司的資金周轉不暢,而匆忙中安裝的IBM主板,又使Sun公司的電腦用戶對其性能怨聲載道。不久Sun公司被迫停業整頓,這 一次停產使Sun公司遭受了曆史上絕無僅有的季度損失。

 當時,電腦閃電戰已迅速席卷了整個美國。麥克尼里知道,董事會的討論, 除了浪費時間外不會有任何作用。他把辦公室搬到了Sun公司最大的工廠里,開始改建公司的生產線。起初,人們對他這只工廠老鼠並不抱太大希望,但麥克尼里在短短幾個月里又奇跡般地讓生產線重新轉了起來。他果斷地撤掉了幾條廢舊的生產線,把全部精力投入開發Sun公司自己的高能處理器SPARC芯片上。在工 廠的地板上解決問題決不是執行總裁的事,但正是憑借這種腳踏實地的務實精神,麥克尼里完成了工廠的重組。麥克尼里給下屬經理很大的自主權,充分發揮他們的 職業技能。到1992年,Sun公司的年銷售額突破30億美元。

沖破業界壟斷者的獨裁

 麥克尼里做生意就像他打冰球一樣,雖然他的速度不快,但通常能得到邊路妙傳,並且能機智地騙過對手的防守,在夾縫中把球打入對方的球門。每次比賽後他身上的冰漬總是比別人多。

 把一名MBA奇才和一只工廠老鼠擺在一起,你會得到什麼?那並不會是你想象中的那種典型的矽穀商人。你得到的是麥克尼里:一名正處於技術巔峰的第一流球員,他懂得如何跑位,如何入球,而且一旦失利,他也會不顧臉面地破口大罵。

 要是在以前(如1990年和1991年的大改組),麥克尼里能輕而易舉地把一家公司從陰溝里拽出來,重返賽道。但此刻電腦業正是風雲突變的轉型時期,盡管目前對網絡服務器的需求在不斷升溫,但Sun公司和其他Unix的對手們一年售出的設備總數不足100萬台。與此同時,Wintel聯盟的PC銷售量已 近1000萬台,其勢力遠不僅限於PC市場。

 麥克尼里到處搜羅誘人的廣告語,但收效甚微。他一直被認為是一個狂妄自大的家夥。 因為在80年代後期,他曾企圖說服IBM公司和其他電腦廠商接受Sun的Unix版本作為行業的標准模式。宣傳戰失利後,他又轉向抨擊微軟,說它的產品是複雜且靠不住的「毛球」,還把它們比作是前東德制造的那種開起來劈啪作響的老爺車。他大肆宣揚「網絡就是計算機」,試圖消除人們對網絡電腦的誤解,但這一口號仍讓許多人摸不著頭腦。後來,他幹脆把自己的愛犬定名為Network,還把它作為Sun的吉祥物。但人們對他的突發奇想仍舊無動於衷。

 1995年,微軟公司開始在全球發售Nindows 95,麥克尼里暗中支持矽穀的一批小公司向聯邦司法部施壓,以通過對微軟的反托拉斯訴訟。但他最終還是一無所獲。雖然麥克尼里在電腦界掀起了一場又一場的風波,他始終沒能減緩Wintel稱霸世界的步伐。

 「我記得當我把公司交給斯科特時,我曾擔心他是否懂得經營管理的策略,他是一個從矽穀的軍用坦克廠里爬出來的工程師。聽他說上大學時他整天只知道喝啤酒、打高爾夫球。在我把自己的擔憂告訴了他後,他眯著眼詭秘地說:‘等著瞧’。」——約翰·多爾(矽穀有名的風險資本家)。

 麥克尼里從不認為自己很聰明或是富於幻想。他甚至不記得自己最後讀過的一本小說。他對那種電腦萬能的說法嗤之以鼻。他制訂的營銷計劃也不足以讓每個董事都放下手中的活兒來洗耳恭聽。用麥克尼里自己的說法,他采用的一些所謂新式策略都是從其他不起眼的行業借用來的,他說:「我們把電腦用作網絡設備的原創思路來源於其他行業的管理模式。你在自己家中並不會建一個發電廠,你只需要把家中電路與電網接通。」

 電腦網絡化模式(多數專業人士稱之為「客戶服務器模式」)使Sun公司在90年代初期脫穎而出。那時各大公司都開始認識到了網絡信息的重要。1994年後,互聯網的興起更是給Sun 公司注入了一針強心劑,因為Sun公司的電腦是最理想的網絡服務器。

 盡管Sun公司正邁向電腦業的巔峰,但誰也無法阻擋Wintel帝國的無情雪崩會把Sun的網絡服務器的生命徹底掩埋掉。在躲過了比爾·蓋茨一次又一次的追殺後,麥克尼里感到他需要一枚具有超凡法力的魔戒來驅散蓋茨留在人們大腦中的魔咒。

 事實上,他煉鑄魔戒的材料就在他眼皮底下。從90年代起,他手下的一組電腦專家就一直在開發一種新型程序語言,代名為Oak(橡樹),這種語言能使得所有電腦都運行網絡上的簡單程序。最初,Oak是為雙路交互式有線電視網絡而研制的,Sun公司讓時代華納公司把Oak帶到了奧蘭多的全方位服務網絡實驗場,但Oak在性能上輸給了矽圖科技公司。

 到1994年底,Oak的研制工作陷入了困境。設計者們對它感到手足無措。很多組員包括組長詹姆士·高斯林都准備放棄研制Oak而轉入與Internet相關的電腦公司,這種公司在當時的矽穀遍地都是,但Sun公司技術部主管愛瑞克·斯克米特不忍失去這株Oak幼苗,他召集了全體組員要求他們作最後的嘗試,看看能不能在Internet上另辟蹊徑。

 斯克米特回憶說:「我們向斯科特展示這項技術,並說明我們可與其他公司合夥把它投入市場。他對它抱的期望很高,把它納入了Sun公司的戰略步驟。他甚至認為整個電腦業都會被引入一個新時代。當他確信這項技術能通過Internet扼制微軟對我們的吞並時,他毫不猶豫地成了這項技術的最堅定的支持者。」

 麥克尼里終於找到了他的魔戒——一種叫Java的電腦語言。幾個月後,即1995年5月,麥克尼里首次向公眾展示了Java 這門新型語言。這一創新實在太出人意料了,以至於在當時電腦商界無人知道它的威力。

爪哇鬥士

 與此同時,麥克尼里特地派高斯林到網景(Netscape)去推銷Java。因為網景是第一家在Intenret上使用 Navigator brower(導航員瀏覽器)的公司。高斯林演示了使用Java編制的微型程序如何在WWW上實現豐富的動畫畫面,以及如何在服務器上能實現便利的商務往來。網景一下就被Java的神奇功能迷住了。他們購買了版權,到1995年秋,當網絡用戶下載導航員瀏覽器時,數百萬的Java副本被裝入了用戶電腦終端。

 在發售Java的過程中,麥克尼里越來越清楚地意識到,這次他帶來的是一次真正的電腦業狂潮。Java只需一次編程,並且它的運行不受微處理器和電腦結構的限制。就連IBMOracle這些Sun公司的「世敵」也都大大方方出來捧場,更別提其他眾多見風使舵的小公司。Sun公司早期的堅強後盾kleine Perkins風險投資公司一次性投入了1億美元用於Java的複制開發。

 麥克尼里躊躇滿志地說:「多年來人們都夢想能找到一門電腦通用語言。我們從穴居人刻在洞壁上的符號得到啟示,並實現了人們的這一夢想。」現在只有一點讓 麥克尼里耿耿於懷。目前市面上絕大多數電腦都是Wintel PC。為確保Java的普及性,唯有把它裝入更多的PC電腦。最簡便的一種途徑就是把 Java 編譯器嵌入一個如同網景的導航員的瀏覽器中,另一個更好的辦法就是說服微軟把Java編譯器植入Windows操作系統。

 按照麥克尼里的合夥人比爾·喬依的說法,把Java推銷給微軟是麥克尼里的主意:「我們都認為這種作法是在搬石頭砸自己的腳,況且微軟也許根本不願搭理Java,但結果證明斯科特是對的。」麥克尼里有生以來第一次對微軟作了全面的評估分析。當他們坐到談判桌上時,微軟除了購買Java的版權外已別無選擇。1995年12月,微軟決定進軍一直被網景獨攥的Internet瀏覽器市場。獲勝的唯一途徑就是要在軟件功能上與網景的瀏覽器一決高下,Java版權自然成了一筆重要的籌碼。至今微軟購買Java版權的內幕仍無人知曉。

 看起來Sun公司和微軟似乎一下子又站到了同一條戰線 上。事實上,微軟絕不會簡單地引進其他公司的技術。3年來,微軟一直試圖暗中修改Java,比爾·蓋茨和他的高層職員不失時機地貶低Java,說它是一種 「表現平平的程序語言」。微軟認為對大型軟件來說,普遍的兼容性並無多大意義,因為這就無法發揮特制電腦的優越性。同時,蓋茨麾下的程序設計員正忙於擴展 Java的功能,這些功能只有Wintel用戶才能享有。如果他們研制出了只能用於Windows平台的Java變體,微軟就能阻止Sun 拓展其標准 Java的市場空間。(但Sun公司宣稱根據版權協議,微軟有義務支持Sun公司對Java的版本升級)。

 麥克尼里審時度勢, 他乘勝追擊把Java平台打入了電子商務應用市場——Java的應用將不僅限於在網頁和文字處理器上,而應被引入整個商界的業務渠道。只有這樣Sun公司才能從Windows的壟斷陰影中掙脫出來。作為硬件制造商,麥克尼里對網絡電腦寄予了厚望,而把那些依賴於服務器的桌面電腦扔進了垃圾堆。

 先聲奪人的Java鬥士並不願就此罷手,麥克尼里禁止在Sun平台上使用微軟的PowerPoint——一種能實現平滑動態圖像的應用軟件。他宣稱那會 浪費用戶的時間。占據了網絡業半壁江山的麥克尼里仍不忘挖苦他的微軟對手:「在這個沒有疆域的世界里,誰會需要比爾·蓋茨。」

 麥克尼里承認,Sun公司尚未靠Java賺到大錢,但是,間接收入已開始流入公司的賬上。因為Sun的業務很豐富,有網絡服務器、Sparc工作站,還有許多軟件業務,以帶動其他業務。因為Java開發出來,可以帶動其他業務。因為Java是前台(客戶端)的程序,前台離不開後台(服務器)的支持, 1996年Sun的服務器市場份額已經從第5位躍居第3位(據IDC)。Sun公司希望一年之內能超過第二名的惠普,下一年再超過第一名的IBM。

 服務器是網絡市場的龍頭產品,服務器銷售好了就會帶動工作站、軟件,乃至服務等一大串業務。看來,這是一個放長線釣大魚的開放策略。同時,Sun公司聲 名鵲起,也給自己帶來了好處。麥克尼里的目標之一是使Sun原本平淡無奇的價格收益比(將公司股票的現行市場價格除以每年每股的收益得出的比率)趕上微 軟。自從Java發布以來,太陽公司的這一比率穩定增長,現已達到25,而微軟是39。

 不過,Sun從Java中獲得的收益永遠也不可能與微軟英特爾從Wintel平台中獲得的收益相比。財大氣粗的微軟不但擁有穩固的根基,還能機動地應付各種威脅,唯一獲勝之道就是把微軟引入錯誤的發展方向,在這頭巨獸轉身的一瞬間攻其措手不及。

 據此看來,待機在蓋茨出軌時發動突襲才是明智之舉。用戶一直在給微軟施加壓力以促使微軟降價,而要是有誰願出頭動搖蓋茨的統治,必將能在整個電腦業一呼百應,這也是為什麼Java誕生後得到的支持讓麥克尼里始料未及。

 Sun公司已迫使微軟重新思考自己的未來前景,並分心去作一些彌補。當蓋茨卷土重來時,他似乎是被麥克尼里牽著鼻子走。

 IBM負責Internet事務的經理人員伯格說:「過去,誰控制了關鍵性的技術,誰就可以在計算機業中稱王稱霸,IBM在60和70年代就是如此,微 軟在今天也沒有什麼兩樣。然而客戶對這種產業壟斷已深惡痛絕,這就是Java面臨的不同處境。Sun率先開發出了這一語言,但沒有人真正能夠擁有它。」

 聽起來很好也很民主是嗎?但在計算機業中,合理的利己主義從來就沒有什麼地位,廠家彼此之間的競爭仿佛街頭群毆。麥克尼里說: 「Java軟件、Java處理器與Java系統是Sun Internet 與Internet戰略的中心。」他也許是這個時代最熱切的網絡技術開發者。

 雖然蓋茨和微軟暫時屈服了,他們不會輕言放棄。太陽公司還有一場惡仗要打。不過不必擔心,它正在一位強有力的經理的領導下進入 下一個計算時代。這位領導人給他的幼子起名為Maverick(未烙印的小牛,喻指行為不合常規的人)。麥克里尼說:「每個15歲以下的孩子都認為這個名字簡直酷極了。」坦白地說,麥克里尼應該把他兒子叫做小Maverick,因為他自己就是一個Maverick(叛逆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