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倫·莫斯

出自人物百科
跳轉到: 導覽搜尋
艾倫·莫斯(Allan Moss)
艾倫·莫斯(Allan Moss)

低調的麥格理銀行掌門人

艾倫·莫斯(Allan Moss)簡述

低調的麥格理銀行掌門人

 當一家公司對某項知名資產發起越境敵意競購時,其首席執行官通常是這場進攻的主帥。然而,正如世人慢慢認識到的那樣,艾倫·莫斯(Allan Moss)並不是你腦海中固有的那種銀行業總裁形象,而總部位於悉尼的麥格理銀行(Macquarie)也並非一家通常意義上的投資銀行

 避免成為人們關注的中心是非常符合莫斯擔任麥格理銀行首席執行官12年來所形成的管理風格,使得麥格理銀行是澳大利亞最大的獨立投資銀行。

 正是這種風格,幫助該銀行成長到今天:1985年時,該銀行僅有50名員工,而目前業務遍布23個國家,擁有逾7000名員工;同期內,該銀行 的利潤增長了14倍,至8.35億澳元(合3.5億英鎊)。正是在莫斯堅定領導下實現的這種增長,使麥格理銀行有信心嘗試一項收購舉措,此舉將使其步入全 球資本主義的核心。

 除了提供諸如企業融資和貸款等傳統投資銀行咨詢業務以外,麥格理銀行還擅長收購近乎壟斷的基礎設施資產,把它們打包到專業上市基金中,提供長線投資者所需6%至7%的穩妥收益率。麥格理銀行目前在全球範圍內管理著價值約為1120億美元的資產。

艾倫·莫斯供職經曆

 莫斯曾在悉尼大學攻讀法律和經濟學專業,在位於堪培拉的澳大利亞工業發展公司(Australian Industry Development Corporation)當過18個月的官員,1975年莫斯赴哈佛大學攻讀MBA學位,當時他還同時在紐約為高盛(Goldman Sachs)打短工。

 但在1977年加入希爾·塞繆爾銀行澳大利亞分行(Hill Samuel Australia,麥格理銀行的前身)後,他的生活開始發生變化。他從企業銀行業務一路做起,創建了該銀行的風險管理部門,此後於1993年被任命為首席執行官。

 據說莫斯曾被電話線絆倒,也曾把咖啡弄灑,這使得一些人稱其為「踉蹌的教授」。一位曾經的同事表示:「他無意抬高自己的形象,也不希望別人高估 自己。」這種做法可能並不明智。莫斯在他哈佛大學班上以前5%的成績畢業,因此他被認為足夠聰明,不必接受麥格理銀行招聘前的心理測試

 1993年,莫斯接替了托尼·伯格(Tony Berg)的首席執行官職位。伯格認為他的繼任者得到了成為一名首席執行官的完美培訓。莫斯曾先後供職於銀行的企業財務、風險管理及金融市場決策部門—— 還管理過一個項目,為麥格理銀行獲得銀行業執照。「現在的投資銀行家,無法具備這些背景。」

「權限範圍內自由」與對員工待遇

 莫斯培育了該銀行「權限範圍內自由」(freedom within boundaries)的獨特文化。他把銀行比作各種業務的結合體,創業家們可以在其中茁壯成長。他去年表示:「我們提供基礎設施、資金、品牌和一個受到約束的框架,而員工則提供各種想法。」

 他不經常進行國際旅行,大多數時間都在與客戶打交道,或是在辦公室,這對於一家投行的首席執行官來說不太尋常。他對該銀行主要的貢獻是,自己在風險管理方面的專業技能。盡管他可能不會就競購倫敦證交所發表置評,但幾乎可以肯定,他會在自己寬敞的辦公室里關注那些相關數據。他的辦公室俯瞰悉尼的馬丁廣場(Martin Place),在澳大利亞,這個地方相當於(美國的)華爾街。

 該銀行為其員工提供慷慨的獎金,因而被稱為「百萬富翁制造廠」。莫斯是去年澳大利亞薪酬最高的銀行業高管,薪資加獎金共計1940萬澳元。對於一位高級銀行家而言,他的工作時間不是特別長,他所說的「標准工作日」是指早晨8點30分到達,晚上7點離開。他聲稱「沒有什麼強烈的喜好能夠讓我不去考 慮工作的事情」。

低調、冷靜和受歡迎的CEO

 不過,他的性情中確實具備一位銀行家在必要時刻所需的冷靜。2001年9月12日,紐約世界貿易中心(World Trade Center)遭襲的第二天,莫斯推動該銀行按原計劃進行5000萬澳元的融資活動,成為當時抗擊恐怖主義的一種果膽姿態,一時間聲名鵲起。

 他在企業界保持低調,婉拒了許多擔任一些公司董事的邀請。即使是他的假日也很清靜。他和妻子艾琳(Irene)在哈佛相遇,兩人都喜歡景色優美 且低調的地方,在那里,他們可以盡情散步。但在今年早些時候,他卻無法避開攝影師的追蹤,當時他成為該銀行董事會第四名榮獲澳大利亞功勳工作人員獎 (Officer of the Order of Australia)的成員,該獎項是澳大利亞第二高級別的公民獎。

 澳大利亞反壟斷機構首席委員格雷姆·塞繆爾(Graeme Samuel)表示:「他不是你們心目中那種銀行家。他為人謙遜,一點也不盛氣淩人或傲慢。」20世紀80年代,塞繆爾曾與莫斯在麥格理銀行並肩工作。正 因為這樣,與莫斯周圍胸性氣概十足的銀行家們相反,他被普遍視為一個受歡迎的人。

 但是,正像一位同事所言:「你能夠知道他什麼時候不高興。他不會表現得很情緒化,但他的言辭會變得尖利。在自己希望的時候,他會變得非常嚴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