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蓮·吉爾布雷思

出自人物百科
跳轉到: 導覽搜尋
莉蓮·吉爾布雷思(Lillian Moller Gilbreth)(Warren H.Schmidt)

莉蓮·吉爾布雷思(Lillian Moller Gilbreth,1878—1972):美國第一個獲得心理學博士的婦女,「管理學的第一夫人」

莉蓮·吉爾布雷思生平簡介

莉蓮·吉爾布雷思大事年表

  • 1878年5月24日,出生於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奧克蘭市的一個具有德裔血統的家庭。
  • 1900年,在加利福尼亞大學伯克利分校取得文學學士學位,稍後,又取得文學碩士學位。
  • 1904年,與弗蘭克·吉爾布雷斯結婚。
  • 1912年,完成博士學位論文《管理心理學》。同年,開始與她丈夫共同從事管理咨詢工作,並在動作研究方面進行共同研究。
  • 1915年,獲得了布朗大學「應用管理」哲學博士學位。
  • 1924年6月,弗蘭克·吉爾布雷斯去世,代替丈夫出席在布拉格召開的國際管理會議。
  • 1924~1935年,繼續經營她和丈夫開創的管理咨詢公司,在大學講授管理課程,為各種殘疾人組織以及教會、圖書館義務工作。
  • 1929年,受胡佛總統的邀請,擔任解決失業問題特設的緊急委員會成員。
  • 1935~1948年,擔任普度大學管理學教授。
  • 1942~1945年,擔任戰時政府顧問。
  • 1944年,從事殘疾人生活領域的動作研究。
  • 1951年,擔任民防委員會(The Federal Civil Defence Administration)成員。
  • 1972年1月2日在美國亞利桑那逝世,享年93歲。


莉蓮·吉爾布雷思簡介

 莉蓮出生於加利福尼亞奧克蘭的一個顯赫的家庭,她的父親是一位德國裔的糖廠主。莉蓮是家中九個孩子中的老大,她的母親身體一直不好,所以莉蓮很早就承擔起有關家務以及照管幼兒的責任,幫助體弱多病的母親照顧年幼的弟弟妹妹。她從小性格靦腆、內向,一直由父母和家庭教師在家中教授知識,直到九歲才正式入學,她的父母不僅僅教她學習文化知識,還教她學習法語、德語和鋼琴。她後來一直鐘愛文學和音樂,這與她早年所受到的全面教育是分不開的。莉蓮從小品學兼優,美中不足的是,因為近乎羞澀的性格,她不善交際。中學畢業以後,莉蓮的父母不贊同她上大學,因為在他們看來,以他們家的社會地位,莉蓮能夠很容易地找到門當戶對的歸宿,憑莉蓮具備的知識和教養,足以擔當相夫教子的重任,以優雅的姿態進入上流社會,所以根本就沒有必要再繼續深造。可是莉蓮不同意父母的見解,她努力說服父母讓她繼續求學。最終她的父母妥協了,但條件是莉蓮只能選擇加利福尼亞大學的伯克利分校,因為這樣一來,她還可以繼續幫助母親照料家務。

 1900年,莉蓮取得了文學學士學位,稍後,又以關於本·約翰遜(Ben Johnson,與莎士比亞同時的著名劇作家兼詩人)的論文取得文學碩士學位。在她去歐洲旅行途經波士頓時,與後來成為她丈夫的弗蘭克·吉爾布雷斯邂逅,據說兩人一見傾心。弗蘭克年長莉蓮十歲,年輕、英俊而且富有,創新精神十足,17歲時就創辦了自己的建築公司。三周以後,莉蓮接受了弗蘭克的求婚,兩人於1904年結婚。管理思想史學者雷恩這樣評價這對夫婦的相識:「弗蘭克和莉蓮結婚這件事是現代管理學的運氣,因為他們二人可以互相補充,他們各自思想上的興趣以及掌握的知識的結合使管理學進入了一個新的領域。」

 莉蓮的婚後生活,在家庭和事業兩個方面齊頭並進。據說,他們在戀愛時曾經相約要養育一打孩子,婚後果然就生了十二個。身為母親,莉蓮要照顧越來越多的孩子,管理龐大的家庭,同時還要協助丈夫的研究,還要繼續自己的學業。這些都沒有難倒莉蓮,她不僅把家庭治理得井井有條,而且在弗蘭克的研究中做出了創造性的貢獻,同時還完成了自己的博士論文《管理心理學:精神在判斷、指導和實施最少浪費方法中的作用》。

 但是,莉蓮在申請博士學位時遇到了麻煩。她1912年完成論文後,加利福尼亞大學卻通知她不能授予她博士學位,理由是她必須再回校研究一年才符合相關規定。這對莉蓮是一個意想不到的打擊,因為孩子們太小,離不開母親,要求她回校作研究很不現實。莉蓮原先以為學校會理解她這種特殊情況。但是加州大學的負責人堅持己見,絲毫不讓步。弗蘭克十分氣憤,開始到處尋找出版商發表莉蓮的論文,以取得社會承認。在弗蘭克的幫助下,先由《工業工程雜志》用一年時間連載,然後由斯圖吉斯和沃爾頓出版社正式出版。但是,出版社依然不同意公開作者的女性角色,版權署名采用模糊的「莉蓮·莫·吉爾布雷斯」,而不說明是女的,可見當時對女性的社會歧視之普遍。幸運的是,弗蘭克發現布朗大學正計劃進行「應用管理」哲學博士的授予工作。於是,莉蓮轉向這里申請學位,於1915年在布朗大學獲得哲學博士稱號。

 吉爾布雷斯在戰爭中患上了心髒病,但這並未使他減少工作。他幾乎就是為工作而生,始終處於不間斷的繁忙之中,不是在工廠里從事咨詢,就是伏案寫作,要不就在各種討論會和講習會上發言,或者埋頭於家中的實驗室。過度疲勞給他帶來不幸,1924年6月24日,在他准備前往英格蘭和捷克開會的前三天,弗蘭克給莉蓮打電話,在說到關於利弗兄弟公司包裝肥皂片節省動作的想法時,突然去世於電話亭中。弗蘭克之死,對莉蓮的打擊是沉重的。但是,莉蓮並不屈服於命運,她召開了一個家庭會議,告訴孩子們:「明天我將登上你們父親本應乘坐的船。我將代替他到倫敦和布拉格發言。我想這也正是你們父親所期望的。」由莉蓮去宣讀原本是弗蘭克要在布拉格國際管理會議上發表的論文,標志著他們夫妻共同事業的繼續。

 然而,在丈夫逝世後,莉蓮深刻地感受到了一個女人在「男人的世界」里那種艱辛。莉蓮繼續經營她和丈夫開創的管理咨詢公司。但是,不久就有許多公司不願意與她繼續合作,其原因無它,僅僅因為莉蓮是一名女性,已有的合同被中斷取消,到期的合同拒絕續約。莉蓮只好決定,在她家里開辦培訓經理人員的私人工作室。這一做法的出發點,是為了保證事業和家庭的兩不誤,一方面能夠繼續弗蘭克的工作,另一方面也便於照顧她的眾多孩子們。最終,莉蓮以自己的不懈努力,使這個家庭培訓工作室取得了成功。她對管理咨詢,也形成了自己獨到的見解。在她看來,客戶的需要是第一位的。「有一個逐漸為人們所重視的事實是:不僅有必要知道一個人能做什麼及如何來做,而且也要知道任務完成後誰需要它,誰能立即付款——這是問題的界定。通過這樣的分析,使得問題在著手解決之前,所涉及的因素及解決的輪廓都能清晰明朗。」由此,形成了她的咨詢風格,即特別注意客戶導向,使提供給客戶的方案具有可行性和操作性。這種努力,在莉蓮擔任紐約的梅西百貨公司顧問時收到了出色的效果。她在這家知名公司中深入銷售第一線,幹活與一般女工無二,通過親身體驗工人的工作來獲得相應的現場感受資料,以這種移情體驗來設計相應的改進生產效率方案。伴隨著莉蓮在梅西公司的成功,其他一些企業也開始邀請她培訓自己的管理人員。

 在提供管理咨詢的同時,莉蓮開始向高等教育領域發展,受一些大學的邀請去講授管理課程。弗蘭克是普度大學的客座教授,後來,普度大學聘請莉蓮接替原來屬於她丈夫的教職。1935年,莉蓮被任命為普度大學的管理學教授,直至1948年她70歲才離開教授崗位。

 在繁忙的家務中,莉蓮還把早年與丈夫共同開展的提高工作效率的動作研究運用於分析家務勞動,通過這些研究來找到節省婦女精力的方法。這些研究進行了約20年,取得了豐碩的成果,並且帶來了一些非常實用的發明,像腳踏式的易拉罐和在冰箱內設置貨架就是一例。所以,莉蓮的成果還不時會出現在一些大眾生活類雜志上,像《好家政》和《更好的家園》等。由此她還寫出了一系列家政管理的著作,包括1927年出版的《家庭主婦及其工作》,1928年出版的《和我們的孩子一起生活》,1954年出版的《家庭管理》等。在這些著作中,莉蓮把個體需求、自我實現以及幸福感受等因素與管理原則融合起來,綜合考慮。在此基礎上,她進一步指出,家庭應該是一個快樂的地方。在家里,個人可以得到滿足,並且得到一定程度上的自由。妻子和母親們有權利享受這種自我實現和自由。但是,有一個前提條件,只有當家庭成員能齊心協力地共同分享家庭責任、並且整個家庭被有效地組織起來時,家庭生活的這種快樂境界才能實現。換句話說,每一位妻子、母親都應成為高效能的管理者,才能帶來並享受家庭的樂趣。

 在1929年的經濟大危機中,莉蓮受胡佛總統的邀請,進入為解決失業問題而特設的緊急委員會,她全身心地投入這個角色,創造性地提出一項名為「享受工作」的增加就業機會的方案。在第二次 世界大戰期間,作為政府的顧問,莉蓮在軍事基地問題和軍工車間管理問題等方面,都給政府提供了積極的幫助。她還抽時間參與了大量公益性社會活動,如為女童子軍當志願者,為各種殘疾人組織以及教會、公共 圖書館義務服務。

 莉蓮到70歲以後,仍在繼續她的研究;在80歲時,她還能進行演講和寫作,經常赴世界各地講學;即使到90歲的耄耋之年,她仍然對眾人有著極大的吸引力。各種榮譽像雨點般地落到了她的身上,她所獲得的榮譽學位和來自專業團體的各種榮譽稱號達30多項。莉蓮的一生,是創造了許多第一的一生。她是美國第一位獲得榮譽工程碩士學位的女性,也是美國第一位獲得心理學博士學位的女性。1921年她成為美國機械工程師協會的第一位女性會員,1935年她成為普度大學工程學院的第一位女性管理學教授。1931年她獲得吉爾布雷斯獎章,是迄今為止獲得該項獎章的惟一女性,她還是獲得甘特獎的金質獎章和CIOS(國際管理科學委員會)金質獎章的惟一女性。尤其值得稱道的是,1966年為表彰她作為一名工程師在公共服務領域里的突出貢獻,她被美國政府授予胡佛獎章,她是獲此殊榮的第一位女性。這些第一歸結到一起,鑄造出了這位「管理學第一夫人」的輝煌一生。

 吉爾布雷思1914年的博士論文是《管理心理學》,1928年在《和我們的孩子們生活在一 起》一文中發表了她在兒童管理方面的經驗,有關雜志也發表過她在動作研究方面的成果。1944年L.吉爾布雷思和F.吉爾布雷思被授予美國機械工程協會獎章。她還在世界各地講學,甚至在90歲以後,她的講演對眾人仍有著極大的吸引力。

莉蓮·吉爾布雷思的管理思想及貢獻

 與同時代的其他從事管理研究的心理學家相比,莉蓮的長處在於把自己的理論建立在對管理學的宏觀認識基礎之上。相比之下,莉蓮不是研究管理心理學的首創者,而且她原來也沒有受過心理學的訓練,在專業知識和技能方面遠遠比不上萊比錫實驗室走出來的專 家。她之所以投身心理學研究,只是想為她丈夫的動作研究提供幫助,絲毫也沒有在這一不太熟悉的領域揚名立萬的想法。但是,她卻有著深厚的文學功底,有著來自家庭生活的豐富經驗,有著特別細膩的女性感覺和悟性,尤為可貴的是,她具備常人所缺少的堅韌毅力和奮鬥精神。這些鋪墊,使她的管理心理學研究不囿於對某個特殊管理問題的心理學解釋,而要比其他人看得更為廣闊,更為深遠。莉蓮對管理學的貢獻,在她的博士論文《管理心理學:精神在判斷、指導和實施最少浪費方 法中的作用》中已經有了比較全面的反映。

莉蓮的《管理心理學》對管理發展史進行了整體概括。她將曆史上管理方式分為三種:傳統方式、 過渡方式、科學方式。所謂傳統管理方式,被她形象地喻為「驅趕式」或「昆斯伯里侯爵式」。昆斯伯里侯爵是一位英國貴族,由他制定的拳擊規則在1891年得 到世界公認,拳擊比賽由此實現了規範化。傳統方式的管理,一般采取單一的直線指揮,特點是中央集權,管理的宗旨就同職業拳擊類似,以競爭取勝。「昆斯伯里 侯爵式」管理,象征著管理者與工人雙方「根據比賽規則」展開體力和智力的競賽,本身暗含著「對抗」的意味。所謂過渡管理方式,是指在工業化之後、泰羅制誕 生之前的管理,這種方式差異較大,包羅萬象,沒有形成統一的範式。新的探索已經出現,但不成體系;舊的方式依然沿用,但多有改良。所謂科學管理方式,就是 以泰羅制為代表的工業化管理的整體變化,是建立在人際合作基礎上的、追求社會整體提高福祉的管理方式。

 莉蓮的這種管理史研究,在當時具有重大意義,它能夠使人們跳出解決某一管理具體問題的狹隘 野,更好地把握科學管理的時代價值。這種管理史階段的劃分,對後來的學術研究也產生了相當廣泛的影響。比如,20世紀40年代,有不少學者對公共管理進行 比較研究,「行政生態學」的創立者里格斯(Fred W. Riggs,曾擔任美國比較行政分會第一任主席),把公共行政劃分為三種曆史形態,即農業行政形態(Agraria)、過渡行政形態 (Transitia)和工業行政形態(Industria),這三種行政形態的管理模型,分別是融合型、棱柱型和散射型(fused- prismatic-diffracted)。這一理論模式,明顯帶有莉蓮的痕跡,考究起來,不過是莉蓮的觀點向公共領域的擴展而已。

 在對管理進行了以上三種曆史類型的劃分以後,莉蓮根據這三種管理方式,對管理領域的關鍵環節 進行了深入的比較研究,並圍繞這些關鍵環節提出自己的管理見解。所涉及的內容,包括個人、職能化、衡量、分析綜合、標准化、記錄和計劃、傳授知識、刺激以 及福利等。尤其是關於「個人」的研究,揭示了莉蓮管理思想的本質和她的興趣所在。她認為,當時的心理學主要關心「群體心理學」,而對個體的心理研究卻比較 少。在傳統管理下,個人受到中心人物的權力壓抑,事實上處於一種受「脅迫」的地位;而在科學管理下,個人則是一切活動的出發點和中心,挑選人員、激勵工 人、考慮工人的福利等活動,都得圍繞「個人」進行。尊重「個人」是科學管理的基本內涵。在這個尊重「個人」的前提下,莉蓮對全面考慮工人的「福利」提出了 新的、更加完善的觀點。科學管理提倡有系統的工作,鼓勵良好的個人習慣,而且關心個人在物質上、精神上和經濟上的發展,即要把「福利」理解為「總的幸福」 ——它包括精神、物質、道德和經濟等各方面的發展。在莉蓮看來,昆斯伯里侯爵式的管理,關注的核心問題是如何使用和剝削工人。科學管理的目的,則是通過培 養人的品德、特殊的能力和技巧,從而使每一個人都能發揮其最大的潛力;所關注的核心問題是為了相互共同的利益,管理部門如何才能使個人得到發展,重在強調 「有效」前提下的勞資合作

 另外,莉蓮還指出,傳統管理會使人缺乏安全感,而在科學管理的視域下,工人是「泰然自若和安全的」,因為傳統管理完全依靠報酬和懲罰,而科學管理則努力爭取工人的合作。從心理學的角度看,傳統管理和科學管理的一個十分顯著的區別在於「預期」的不同。比如,在傳統管理下,對於定額的變化,工人很難有明確的預期,你要努力多幹活,誰知道老板哪天會突然提高定額標准;而在科學管理下,定額是依據嚴格的 工作分析制定的,人人都十分清楚定額在可以預見的將來會產生什麼變化。傳統管理和科學管理,都有報酬問題,但二者的報酬可預期性是有區別的。傳統管理的報 酬,要取決於公司的經營狀況、老板的好惡等等工人不可能清楚的許多因素,而科學管理下的報酬,則完全由經營者按照工人自己可以掌握的信息確定,工人自己就 能算清楚,你大可不必因為同監工吵了架而擔心引發自己的收入變化,因為這種報酬是事先決定的。這樣,就可以消除工人對剝削性工資標准的擔憂。還有如支付迅 速而不是延遲的分紅,以及「個人化」的報酬即「差別工資制」的實行,能夠使工人知道,他們的工資依據是他們所付出的努力,而不是他們的工作級別或其他。莉蓮的這一思路,在當今依然不失其意義。例如,對貪贓受賄的懲罰,當事人有明確預期和沒有明確預期,效果有天壤之別;管理中一個規章制度的作用如何,同能夠 形成明確預期和不能形成明確預期的關系極大。

 從提高安全感出發,莉蓮還對科學管理的積極作用進行了多方面論證。例如,立足於專業化的職能 化管理,不僅僅是提高效率的措施,而且能夠通過提高工人的產出,進而提高工資,給工人帶來自豪感;這種自豪感又能使技術得以改進,從而能提高工人的福利; 而對工作的自豪感以及福利的提高,會進一步促進工人身心的健全發展。這種連鎖反應式的變化,與其說是技術性的,不如說是心理性的。推而廣之,同樣的分析可 以用在科學管理的各個方面,如計量化管理,能保證個人獲得他們的勞動成果,進而獲得心理穩定;標准化管理,可在提高效率的同時提高工人士氣,進而防止工人 變成機器;職業培訓和傳授知識,可在掌握技術的同時消除工人的擔憂心情,增進工人的信心。通過這樣的研究,莉蓮為科學管理與心理學的融合做出了自己的貢獻。

 莉蓮的心理學研究,正如同她自己所預期的那樣,在配合丈夫弗蘭克的動作研究上有著突出的作用。尤其是她的疲勞研究,對弗蘭克的工作幫助極大。莉蓮認為,動作研究是為任務管理服務的。任務是「一個實實在在的目標,它既非漫不經心的選擇,也非理論的產物,而是精心計算和綜合分析結出的果實」。在這樣一種理性任務的前提下,如何完成任務,就要對工人的動作進行詳細分析。加上莉蓮還要對由12個孩子組 成的龐大家庭實施有效的管理,導致莉蓮對任務管理興趣十足,在管理過程中分析操作者的動作細節。為了使動作研究更為精確,她們夫婦采用了當時剛剛出現的電 影攝影技術,對工人手部動作進行了細致的分析,即任務完成的動作環節、有效動作、無效動作,如何改進和降低疲勞等等。如果沒有莉蓮,弗蘭克的「動作研究之父」稱號就有可能大大遜色。

 即便如此,莉蓮在管理心理學方面的貢獻也具有一定的獨立性,她的成就是弗蘭克的研究無法全部包含的。憑著心理學家的敏感,莉蓮在實踐中發現不能單純地從工作的專業化、方法的標准化、操作的程序化來提高效率,還應該注意研究工人的心理。她認為:「在應用科學管理原理時首先必須看到工人,並且了解他們的個性和需要。」從動作研究出發,莉蓮最終深入到對個體心理的研究,最後她得出結論:「一個人的思想是其效率的控制因素,通過教育,可以使個人充分利用他的能力。」所以,「良好的人際關系和工人訓練對科學管理運動至關重要」。

 在莉蓮的管理思想中,「人」一直被置於中心的位置,她認為成功的管理「在於人而不是工作」, 而她和丈夫弗蘭克一直努力推廣的科學管理,實際上就是為人們提供能最大限度地利用人的努力的方法。從人出發,她們夫婦提出了管理上的三個設想:一是吸引願 意參加本組織的人的必要性,二是保持並恰當安排和提升本組織已有成員的必要性,三是前兩種必要性的相互依存。在這一方面,他們的思想已經向以人為本的方向 跨進。

 從更加開闊的視野來看,莉蓮和弗蘭克夫婦對科學管理上的貢獻,只是他們幫助人們建立一種充實生活的社會觀的一部分。在他們的生活中,也對自己所信奉的管理方法身體力行。她們的子女寫的回憶錄《便宜了十二個》,生動地介紹了吉爾布雷斯夫婦如何運用效率研究的概念操持家務,管理他們的十二個孩子。莉蓮在生活中,成功地把「夫唱婦隨」和女性獨立統一起來,把「相夫教子」與學術研究結合起來,把私人空間 與公共領域連接起來,而且做到了相得益彰,互相促進。有不少人認為,科學管理會把人變成機器,會扼殺人的自主精神和創造動力。但在莉蓮的家中,應用科學管理的方法與技巧,卻讓孩子們學會了獨立生活與自我管理,長大以後成就斐然,其中還有兩個人成為暢銷書作家。這個家庭,就是科學管理與人本思想融合的楷模。 一本《便宜了十二個》,在1949年成為美國最暢銷的非小說類書籍,後來還被好萊塢拍成了電影。還有一本《腳趾上的鈴鐺》,也曾登上暢銷書排行榜。在《便宜了十二個》中,他們的孩子記錄了弗蘭克的一段對話,從中可以反映出這對夫婦的思想。曾有人問弗蘭克:「你為什麼要節約時間?又准備怎樣做到這點呢?」回 答是:「為了工作,如果你喜歡最好的工作的話。」稍頓,弗蘭克又補充說:「為了教育、美、藝術、愉快。」他還透過眼鏡上方向外看著又說道:「也是為了拔釘 子遊戲,如果那就是你一心向往的事情。」

莉蓮·吉爾布雷思的主要著作

 吉爾布雷思夫婦一起出版了

  • 《現場法》
  • 《混凝土法》
  • 《勤奮的人未必成功》
  • 《疲勞研究》
  • 《動作研究》
  • 《殘疾人動作研究》等書。

 前兩本著作是以弗蘭克為主撰寫的,後面的則以莉蓮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