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里斯·庫克

出自人物百科
跳轉到: 導覽搜尋
莫里斯·庫克(Morris Cooke)

莫里斯·庫克(Morris Cooke,1872-1960):科學管理的早期研究工作者之一,泰羅的親密合作者

莫里斯·庫克簡介

 莫里斯·庫克是科學管理的早期研究工作者之一,也是泰羅的親密合作者。他於1895年畢業地美國的利海大學,獲得機械工程學士學位,以後他在工業部門中工作,並早在結識泰羅以前就應用一種「提問法」 對工業中的浪費現象進行分析研究。當泰羅的著作發表並得到傳播以後,庫克成為泰羅的堅決支持者,並被泰羅認為同巴思甘特、哈撒韋一樣,是自已的親密門徒。他曾由泰羅提名參加研究美國機械工程師學會的管理效率的委員會,並在一年半的研究期間由泰羅付給他工資。1909年,當卡內基促進教學基金會主席寫信 給泰羅,要求派人幫助對教育組織的管理進行「經濟的研究」時,泰羅派庫克前去進行調查研究。

 庫克於1916年開設了自己的咨詢公司,並於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為美國政府服務。他在富蘭克林·羅斯福總統當政期間曾擔任過多種職務,如農村電氣化管理局局長、紐約州電力局長等。他還曾被杜魯門總統派去處理困難問題。他的主要貢獻是在非工業組織中傳播和應用科學管理思想。

庫克在管理思想上的貢獻

 庫克在管理思想上的貢獻主要在以下3個方面:

 1.把科學管理原理應用於高等學校中的管理。庫克在1909年受泰羅的派譴對高等學校的管理進行了調查,衡量教學和科研工作中的投入成本和產出成果。他主要對物理系進行了調查和研究,因為那是人們認為能代表當時的教學和研究水平的。但庫克認為他在1910年發表的《學院的效率和工業的效率》一書中的論 ,也適用於其他系科。他在書中講到了大學管理中的許多缺點:近親繁殖(聘用本校畢業生為教師)流行,學校中的管理狀況比工業中更為糟糕,當時極為勵行的委員會管理方式效率極低,各系自行其是,破壞了整個大學工作的協調,教工的報酬不是以功績而是以資曆為依據,不合格的教師由於享有職務保持權而不退休或離職,系主任沒有實權,大學中缺少一個衡量效率的標准,等等。為了改變這種情況,庫克主張把科學管理的原理和方法應用於大學的管理,並提出了一些具體建議: 教授應該把更多的時間用在教學和科研上,管理工作應由專家而不是由委員會來承擔,應該更多地作用一些助手來負擔次要的和輔助性的工作,以便高級人員能多承擔一些複雜的和高級的工作,教工的報酬應按照其成績和效率來增長,教學和科研的成本應由校部更嚴密地加以控制,等等。庫克的這些主張雖然到了某些人的反 對,但還是在衽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大學中管理不良的現象有所改變。

 2.把科學管理原理應用於市政管理。1911年,庫克受泰勒的委托在新組成的費城市市政府中擔任公共工程局局長。他在擔任費城公共工程局長的4年期間,樹立了一個良好市政管理的榜樣,提出了一些效率高的新方法,進行了許多革新,如申訴處理,財務計劃,裝備更新,人事選擇,存貨記錄,工程轉包,公共關系,作業標准化等。他按照泰羅的思想建立了一種「職能管理」組織,雇用了一批「專家」而解雇了1000名左右靠關系占有的人和效率低下的人,設立了退休和福利基金,主張由專業的「城市經理」來管理城市,由有職有權的個人來代替空談的委員會,提出一種的參與管理決策的想法來號召「合作」。由於他的革新,費城4年中在垃圾掃除方面的成本減少2了100萬美元,而公用副業的收費則降低了125萬美元。庫克的這些事例說明,科學管理原理不但適用於工業部門,也能應用於大學、市政等非工業部門。

 3.他較為重視人的因素,在處理勞資關系方面,比泰羅取得了更好的成就。泰羅反對工人組織起來,認為工人組織起來以不會共謀進行怠工,反對企業管理當局。 有組織的勞工——工會對泰羅的科學管理也是采取反對和抵制態度的。庫克在這個總是上的態度不同於泰羅,特別是30年代以後,他同許多工會領袖、尤其是長期擔任美國勞工聯合會主度的岡帕斯,關系很好友。他還同美國產業工會聯合會主度默里合寫了《有組織的勞工和生產》一書。他主張管理要「人情化」,在有關工資、定額、職工福利等事情上,要同工會進行集體合同談判。因此,他受到工會領袖的歡迎,有助於在企業中恰當地處理勞資關系。

 庫克在管理思想上作出了多方面的貢獻。他在回答他的傳記作者特朗布利關於他的一生成就時說,「農村電氣化,我們家用的便宜電力,勞資關系方面的進展,土地和水源的保護,以及工業中的科學管理」。從這個回答來看,他的貢獻的確涉及許多方面。

庫克的主要著作

 庫克於1910年出版了《學院的效率和工業的效率》一書,總結了他調查研究的結果。1911年,當新當選的費城市長進行改革並要求泰羅派人去協助時,庫克又被泰羅派去擔任了4年(1912—1916)的費城公共工程局長。以後他在《我們的城市在覺醒》(1918)一書中概括敘述了他的這段經曆。

 他的著作除了以上提到的以外,還有:《科學管理的精神意義和社會意義》、《美國機械工程師學會的倫理准則》、《有組織的勞工和生產》(與美國產業工會聯合會主席莫立普·默里合寫)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