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桑奇

出自人物百科
跳轉到: 導覽搜尋

隨著維基解密網公開25萬份美國外交電報,行事低調、隱秘的維基解密網創始人朱利安•阿桑奇成為公眾焦點。他以揭秘為己任、自以為維護資訊自由,但批評者認為他的行為更接近不負責任的無政府主義。遭強姦罪名指控的阿桑奇14日將第二次在倫敦出庭,但公開露面註定不會驅散圍繞他的謎團和猜測。

揭秘鬥士

12881712 11n.jpg
從外形到經歷,阿桑奇能滿足人們關於駭客的所有想像。他身材高大瘦削,公開露面時通常穿著難以辨別質地的深色西服和敞口襯衫。

他那標誌性的蒼白中長碎發和一臉倦容不由讓人聯想到晝夜消磨在電腦顯示器前的“宅男”。現年39歲的阿桑奇居無定所,一個背包和一台筆記本電腦可能是他的全部家當。為維持維基解密網正常運轉,他輾轉各國、投宿友人家中,在那裏與同道中人會面並合作。

對於自己顛沛流離的生活方式,阿桑奇有著近乎陰謀論的解釋。隨著維基解密網的影響不斷擴大,阿桑奇及其同伴樹敵無數。他們自稱屢屢遭到威脅、恐嚇,因此不得不藏身地下掩體工作。英國《衛報》最近刊載一組照片,號稱是維基解密網在冰島運行的地下掩體,其防護嚴密、裝備齊全不亞于間諜電影007中的場面。阿桑奇本人則稱,全世界只有4個地方令他感到安全。今年7月接受美國《時代》週刊採訪時,他拒絕透露維基解密網的安全措施,認為那樣會加大暴露。“過去兩個月裏,對我們的監控明顯增加,”他當時說。“早在1998年我們就有證據顯示……我們遭到曾冒犯過的大銀行、邪教的調查員以及國家情報機構的跟蹤。”

與媒體的高調渲染不同,阿桑奇拒絕浪漫化自己的工作。他認為自己和戰地記者一樣,必須前往不同國家,在那裏有故事要跟蹤、有後援協助自己工作。他說:“大部分機構的領導負責調配物資和人員,那正是我所做的。”阿桑奇刻意與駭客保持距離。“我是一名記者、發行人和發明家,”他這樣形容自己。儘管7日針對金融機構萬事達(MasterCard)和威士(Visa)的駭客攻擊被視作替阿桑奇“報仇”,他本人卻否認曾示意發起上述攻擊。尚在倫敦警方監禁之中的阿桑奇委託其律師告訴澳大利亞廣播公司,維基解密網不是駭客組織,而是一個“新聞和出版機構”,有關指控試圖混淆二者區別。

阿桑奇更願意把自己描述成一個捍衛言論自由和公民隱私的“鬥士”。他近乎偏執地推崇資訊自由,認為這是實現透明、公正且有效政府管理的關鍵。然而,維基解密網公開的25萬份美國外交電報中,真正有用的資訊有限,美國政府的不少情報來源卻因此暴露。批評者因此指責阿桑奇是無政府主義者。他對此拒不承認,稱自己篤信旨在保護公民言論自由的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捍衛新聞自由的人士也不全都認同阿桑奇的行為。“這不是新聞,這是散佈資料,”美國爭取新聞自由委員會執行理事露西•達爾格力士說。

粉紅邂逅

阿桑奇行蹤隱秘,為擺脫監控總是多部手機並用,曾經長期“潛伏”于外國記者出沒的倫敦“前線俱樂部”。然而,今年夏天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的兩段意外邂逅最終令阿桑奇“現身”,不得不在倫敦自首面對強姦指控。警方提供的“刪節版”口供還原了阿桑奇的些許生活原貌。

涉案人之一W女士承認,自己曾經是阿桑奇的粉絲,觀看他的視屏、在網路上搜索有關他的資訊。得知阿桑奇將在瑞典演講,27歲的W甘心為演講主辦方打義工以求見偶像一面。當阿桑奇現身講臺時,坐在前排、身著粉色上衣的W格外顯眼。她甚至和偶像搭上話,“代價”不過是為後者買了一根電腦連接線。接下來的一切似乎順理成章,他們吃飯、看電影、調情接吻。但當“有趣、勇敢並可愛”的阿桑奇和W踏上回家的火車時,浪漫的崇拜在現實面前褪色。首先,W為阿桑奇買了一張15美元的火車票,因為他沒有現金也不願意用信用卡。上車後不久,阿桑奇就打開筆記本電腦,閱讀推特上有關自己的資訊。警方報告說,45分鐘的車程中,阿桑奇“更關心電腦而不是她”。兩人在午夜時分抵達W家,用她的話說,後來發生的一切“沉悶而無趣”。兩人發生了性關係,但阿桑奇沒有使用避孕套,後來因此遭強姦指控。阿桑奇第二天離開時,還是W買的車票。

從另外一名涉案人A女士的描述中,也不難看出阿桑奇處理男女關係的隨意和漫不經心。現年31歲的A是一名女權學者,為籌辦阿桑奇瑞典演講的組織工作。阿桑奇寄宿A家中時,兩人發生了性關係,也沒有使用避孕套。擔心自己染上性病並試圖聯繫阿桑奇的W最終找到A。得知彼此與阿桑奇的交往之後,兩人試圖聯繫他,希望他能一同前往檢測性病。多次撥打手機之後,W和A終於與阿桑奇取得聯繫,但她們的要求遭到拒絕。不滿於阿桑奇的推諉逃避,W和A不得不求助於瑞典警方,於是有了媒體廣為報導的阿桑奇涉嫌強姦一案。

阿桑奇交代的情況與W和A所述基本一致,但他稱與兩人之間發生的一切都基於“共識”,沒有脅迫。遭到強姦指控而露面法庭的阿桑奇仍試圖保守個人資訊。被問及姓名和年齡時,他開口作答。但當被問及地址時,阿桑奇反問法官“是為了與您通信還是其他原因?”一再逼問之後,阿桑奇僅給出了澳大利亞的一個郵遞區號。最後,在律師與阿桑奇隔著玻璃屏障協商之後,法官得到一張紙條並依照其念出阿桑奇的地址:“澳大利亞維多利亞州派克維爾市格蘭瑟姆街177號。”此外,阿桑奇還向倫敦警方提供了他在英國的住址,但為保護其人身安全將不在法庭公佈。

劇透狂人

阿桑奇出身于澳大利亞東北海岸湯斯維爾市,少年時代就展現出強烈的求知欲和非凡的探索能力。創辦維基解密網之外,他對所謂“真相”的探究近乎偏執,在生活中是個令人掃興的“劇透”狂人。

由於父母都是演員,阿桑奇從小就習慣旅行,劇團演出所到就是他的新家所在。早年父母離異加上母親遭後來男友施暴,令阿桑奇的童年更加動盪。年滿14歲之前,他和母親已經搬家37次。由於生活顛沛流離,阿桑奇早年沒有接受過正規教育,但這並沒有影響他自學電腦程式編寫,並在這方面展示出過人才華。阿桑奇16歲開始駭客網路攻擊。他用門達克斯的網名與其他駭客聯繫,取自拉丁語“高貴的不真實”一詞。20歲的時候,阿桑奇與其他駭客攻入了加拿大北電網路公司的主終端。他因此遭到澳大利亞檢方31項罪名指控,並對其中25項供認不諱。審理此案的法官念及阿桑奇的“求知好奇心”,沒有對他重判,最終判處他繳納小額罰款了事。當時,阿桑奇已經是一個兩歲男孩的父親,妻子在他被捕之前攜子出走。剛剛脫身一樁案子的阿桑奇又陷入爭奪監護權的官司之中。歷時多年、30多次聽證和訴訟之後,雙方終於就監護權達成共識,而阿桑奇的褐色頭髮據說就此變成如今的滿頭白髮。

身為人父的阿桑奇似乎有意回歸主流,報考墨爾本大學修習數學和物理。但他最終選擇退學,因為深信不疑同系其他人的工作成果由軍方或國防部承包商提供。阿桑奇在2006年創建維基解密網。如今,這個網站由5名全職員工、數十名長期志願者以及800多名臨時志願者維持運轉。阿桑奇說,創辦維基解密網是性格、技能和機遇巧合而成。他稱,維基解密網是他性格中保護弱者、渴望較量的因素與自己擅長編程、精通密碼等技術特長結合的產物。

阿桑奇自認是正義、公平的“代言”,但他苛求真相近乎“潔癖”令與其有接觸的人退避三舍。英國《金融時報》專欄作家羅伯特•施裏姆斯利最初在倫敦一家劇院見到阿桑奇,他在觀眾席中大聲劇透,在上演中的話劇揭開謎底前告訴觀眾誰是兇手。施裏姆斯利去年邀請阿桑奇到自己家共度聖誕。在那裏,阿桑奇告訴孩子們根本沒有聖誕老人,還告訴他們尚未開封的禮物各是什麼。留宿一夜離去之後,阿桑奇在自己的新網站“維琪盜竊”(WikiBurgle)上公佈了主人家的戶型圖、屋內物品清單以及他們即將出城的日期。他還公佈了施裏姆斯利一家的個人電子郵件內容,例如他們並不喜歡男主人嫂子的烹飪技術、不情願到姑媽家過新年等等。阿桑奇告訴施裏姆斯利,他們應該慶倖。上次留宿別人家,阿桑奇公佈了男主人謊稱加班、實際上網看黃色視屏的事情。